写不完的作业君

佛系写手画手。
开始自闭。


#巍澜镇魂女孩,朱白rps
#虹七 虹蓝跳蓝智商组
#声优圈生腐 达子大本命,all达√
#全职 王林方林all林,乐平all平

【全职】晴天

唐三打/林敬言

○应该算无cp,就是mas和账号卡的主仆友情向(什么鬼)
○原本是一篇方林方中篇的尾声,结果懒,坑了
○全职基本退坑了,把些老坑一点点了结掉
○短,一发完

        呼啸那边催得挺紧的,可是林敬言还没想好。他纠结来纠结去的,最后决定先放下这事,出门散散心。
        他在大学的周围随意地走着,初晨的阳光照着让人心里舒坦,好像连期末的论文也不能打搅他的兴致。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走到这里,东拐西拐的,在巷子深处竟然有一家旧书店。不,何止是旧啊,简直是破了。
        他推开吱呀作响的门,坐在方桌后面看书的女人抬起头来,朝他胡乱地点点头。大概是嘟囔了一句随便看看什么的,低头又埋进书里头去了。

        书架上无序排着的各类书籍彰显着书架主人的随性。林敬言随便地扫过,再是堆在墙角的旧家具、旧工具、还有不知名的什么。难怪生意这么冷淡,他想。
        接着他意外地发现地下还有一个隔层,同样窄小,塞满了陈旧。爬梯有些陡,长长的,总有些许摇晃,不得不小心翼翼的。

        在底头逛了一圈没有发现,林敬言刚想回楼上去,转头看见店主人也爬下来了,拖着长裙摆,让人心惊她会不会一脚踩着从楼梯上滚下来。
        她盯着林敬言看了半响,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
        “哟,难得遇见一个有缘人呐,兄弟,要不要试试一个魔法?”

        林敬言心情不错,便也若有其事点头应着:“老板说来听听?”
        那人吐吐舌头,“你别不信啊,我们这楼梯可是有魔法的。”
        “能把你带去另一个世界转一圈玩玩,才能达优解惑呢。”
        “要知道这门可不是天天都开的,一个人一生也只有一次机会。”

        林敬言失笑,听起来还真是充满了奇幻色彩。
        “哦?能到什么世界去啊?”

        她一本正经地眨眨眼,“去一个梦境呀。告诉你一件你若错过了,定会最后悔的事情。”

        林敬言被说得好奇起来,她带着他绕着楼梯爬转了一圈,突然就不见了人影。

        林敬言惊异地打量了一下四周,仍然是那个破旧书店的小地下室。只是从上方传来了之前没有的喧闹声,仿佛置身在热闹的街市。

        他迫不及待地走出去,世界完全变了样。不过他认识这里,这是神之领域一个熙攘的街道。
        他没想到竟然真有这种事情,能来到荣耀里面。他摸了摸鼻尖,一切都有些不太真实。

        这边正下着雨,他还在好奇着这地图什么时候有下雨设定了,转头就看见蹲路边磨板砖的一个小流氓。林敬言一眼就认出他来,这系统脸和这装备他简直太熟了。
        熟到他忍不住打扰他,“……兄弟,你磨板砖干啥?”
        唐三打听闻,回过头来才发现他。
        “好玩呀。”
        “……”
        “哎,你是新来的npc吗?这装备没见过哦。”他扯扯林敬言的衬衫和秋裤。

        林敬言觉得他一起在大雨里蹲路边好像有点傻,但唐三打似乎不愿离开的样子。
        “干嘛在这淋雨啊?”他纳闷。
        唐三打甩甩头发上的雨,兴奋地摇摇头。“大概BUG吧,难得下一次雨诶。多好玩。”
        好吧好玩好玩,林敬言无语。
        “那你换张常年下雨的地图不就好了?”
        唐三打耸耸肩。
        “不成啊,上次在这附近下线的,不好走远啊。万一上mas线了呢?哎……不过说起来mas好久没来了啊。”说起伤心事,唐三打有些伤感。“你说,他会不会一声不吭地A了啊……”

        林敬言愣住了,不知道能怎么安慰他,说到底,他自己还纠结着呢。
        呼啸请了他好几次了,他也是跃跃欲试的。只是仍不能决心放下学业,切了自己的后路。

        于是他闷闷地抱着唐三打的板砖思考人生。
        而那边唐三打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聊开了,讲起了荣耀大陆上的小道消息。
        什么一叶之秋太嚣张啦,整天抢人家boss简直忍无可忍。结果上次被几家集火一波带走了,简直大快人心。
        什么二区新来了一个操作不错的剑客,就是太烦,一个人的文字泡可以顶一片人。
        什么上次西部荒野有一对狂剑弹药,两傻逼趁mas不在pk,搞到一个没血一个没蓝,开始纠缠每一个路过的牧师……

        林敬言也不知道坐了多久。他兴致勃勃地说,他就兴致勃勃地听。等回过神来的时候,雨早就停了,衣服都干的差不多了。

        唐三打遗憾着BUG就这么被修复了。黄昏太阳正要一点点落下去,夕阳从那头数据堆成的山头洒下来。

        林敬言从未觉得这世界竟然是如此的真实。
        他侧过头问欣赏着落日的唐三打。

        “职业联赛你知道吗?”
        他理所当然地点点头,不解林敬言干嘛突然问这个。
        于是他又问,“你想和你mas一起去吗?”

        唐三打突然笑了,是那种年轻人特有的潇洒。
        “嘿,我告诉你,mas早晚会是荣耀第一流氓的,等着好了!”

        林敬言跟着笑了。
        “我知道。”

        他沿着来时的路,绕着爬梯转一圈回去。走之前又回头望了一眼,书店现在空无一人,门外到了上线高峰,又开始喧闹起来了。

        他有点舍不得离开,但他有更要紧的事要做。    
        他要去给呼啸经理打个电话,还要想想怎样和家里、和导师解释,还有电竞这条路怎么走才能不饿肚子……他又开始头疼了。

        不过在这之前,他要赶紧奔回寝室拿上抽屉里压了一个多月的账号卡。趁着离门禁还早,去对面网吧坐坐。

【END】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