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不完的作业君

佛系写手画手。
开始自闭。


#巍澜镇魂女孩,朱白rps
#虹七 虹蓝跳蓝智商组
#声优圈生腐 达子大本命,all达√
#全职 王林方林all林,乐平all平

【23:59 叶林】夜深忽梦少年事

叶修/林敬言

○叶林前任/炮友设定,只有苏沐橙知情
○第十赛季世邀赛之后
○瞎瘠薄乱写
○强行凑个最后一棒www果然还是想说,林敬言生日快乐!第三年啦,我爱你呀!

(1)
    ——我到门口了。
    叶修按着自己的老人机给苏沐橙打报告。
    ——站在原地别动。
    “滴滴。”老人机发出十分传统的经典音效,闪着巨大的字体显示她的回应。
    于是叶修把手提包脚边一丢,刚从外套口袋里摸出烟叼着准备点上,面前的门忽然打开了。林敬言只来得及将将止住迎面撞上的脚步,一推眼镜,微笑的表情一下子僵在那,扭曲得有点好笑。
    叶修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惊得一愣,条件反射退后半步才避免了把人眼镜撞歪。
    他看着林敬言整个人僵硬在原地用见了鬼的眼神望他,心里一乐。咬着没点着的烟冲他挑眉。
    “哟,老林。”
   
    林敬言脸色都快发白了。
    他不太情愿地回应,字句全咬烂在舌间,含含糊糊。“意外啊...老叶,你怎么在这。”
    可不意外么。叶修心想着,瞥见后头帮林敬言把行李箱拖出来的方锐和不知出于什么目的、捧着半个西瓜跟在后面一脸看戏的苏沐橙。
    得。他哭笑不得。罪魁祸首在这呢。
   
    “咋啦?”方锐摸不着头脑地看着林敬言不太好的脸色,转头又见着突兀地杵在对面的叶修。“卧槽老叶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叶修把烟插回盒子里,打了个哈欠:“刚到。”
    他弯腰拎起自己的包从几人中间往里挤去,林敬言不动声色地在他经过时侧了侧身。他只隐隐约约地闻到对方身上干净的消毒水味道。
   
    夏休期过半的兴欣已经没几个人了,叶修在昨天晚上突然收到苏沐橙紧急联络,大半夜的买了票赶过来。然后正好遇到同样刚到不久的林敬言。
    林敬言一到h市就拖着箱子先来打招呼,现在问候完老友正准备去预约的酒店入住。怎么也料不到居然能遇到最不想碰到的人。
    他敷衍地摇摇头道句没什么,从方锐手中拿过自己行李,方锐又一把抢回来,乐呵呵的。“我送你下去!”
    林敬言也不和他客气,点头示意一起走,结果方锐又被拉住了。
    他不解地回头,苏沐橙拉过林敬言的箱子,把它和叶修方才置在沙发上的拎包一起扔叶修怀里。在另外两个人茫然地目光中点点叶修:“叫他去送。”
    又把烟拿出来准备点上的叶修:“......”
   
    还是林敬言最先反应过来。“这怎么好意思。老叶刚到,先让他休息吧,我自己下去也可以的。”
    方锐也跟着应和:“是啊是啊,老林我请来的怎么能交给别人对吧。”说着搂上老搭档的肩,一脸理所当然。
    闻言,至今面不改色的叶修终于抬眼仔仔细细地盯起林敬言。林敬言逃不开这意味深长的眼色,微不可见地颤了一下。  
    他不自在地从方锐手下逃脱,看到叶修终于点上了烟,一手拖着包和箱子一手插在口袋里又走到他身边。
    “诶,我们队长的命令。”故作无奈的叹气。
    苏沐橙笑眯眯地补上一句。
    “对了,这里不提供退役选手的宿舍,你自己解决今晚睡哪。”
   
    苏沐橙的算盘打得不错啊。
    看着她用“我是队长我说了算”的理由把方锐的反抗进一步镇压,叶修有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慨。
    可以放心让她和那群心脏厮杀了。

    “兴欣这是搞强权主义啊。”林敬言终于忍不住本性吐槽。
    叶修瞄了两眼那边,率先走出门,“我们兴欣靠颜值说话。“
    ”快,趁方锐同志吸引了战火,我们快撤。”
    林敬言低着头不看他,死撑着固执地不肯笑。

(2)
    叶修斜倚在半开的阳台门上,夹着烟,突兀地出口。
    “为什么一声不吭地消失了?”
   
    林敬言好像没听到一样,只是继续躺平箱子,整理着自己的衣物。两三年时间显然不足以改掉他的习惯。
    叶修灭掉手头的烟头走到林敬言身后,那人依旧不为所动。
    就在他吃不准对方有意无意,打算再问一遍的时候,林敬言合上空了一半的箱子直起身来。他直视着叶修眼睛发出轻蔑的哼声,似有若无地轻笑一句。
    “听听,是哪个最爱玩人间蒸发的人在反过来指责我。”
    林敬言的声音很轻,甚至特地凑近他的耳边,才让这句听起来不正经的玩笑话清晰地传进他耳中。
   
    叶修意识到,他们离得太近了。
   
    林敬言的唇张合着在几厘米远处,连气息都密密麻麻地打在他的鼻尖和脸颊。他能听到对方安稳的呼吸声在这个寂静无声的世界被无限放大。
    他想低头吻住他,却动弹不得。林敬言的声音很轻,但他几乎难以承受这句话里储存的重量。
    他知道自己必须说点什么,林敬言的表现却像个狠心要誓死相别的世仇,他拒绝给自己任何辩驳的机会,就像掩耳盗铃的小贼假装不闻不问就是正确的--林敬言的发梢擦过他的嘴角,他后退走开了。
    叶修感到不平和委屈并着怒火噌地冒出来,他眼疾手快地拽林敬言的手臂,一把把他拉进自己伸手便能抱紧的领域。也许力度有点大了,林敬言吃痛地倒吸一口气。
    叶修颇为惊异于自己的冲动,而明显地,他不是唯一感到意外的那个。
    “你放开我。”林敬言皱着眉头似乎想甩开叶修。于是他加重了手劲把他拉得更近。
    “嘶!我说放开……唔!”叶修歪头咬上林敬言。

    叶修从不会露出慌张的举措,这般情绪的外露也少之又少。他总是一副胸有成竹的自在样子,风轻云淡地吐着烟笑看别人。他好像从来不会担心事情走向发生偏颇。
    林敬言时常看不透他,现在也是那个“时常”之一。他对现在的叶修似懂非懂,于是只是闭着眼感受久违的温度,任对方掌握着主动权一遍遍重复唇齿间的缠绵,直到对方终于选择停下,只留下目光定在他脸上。
    “你想干嘛?”林敬言垂着眼。
    “呵…你觉得我想干嘛?”叶修不依不饶地盯着他被镜框阴影遮盖的双眸。
    “我觉得你想吵架。”林敬言答。
    叶修被他的顶嘴噎住。谁说我要和你吵架,我只想和你上床,然后在床上掐死你。
    好吧,他赞同。从某种角度来说,林敬言是对的。
    被说中的叶修泄气下来,无可奈何地松开林敬言。林敬言转着手腕,又抹了抹唇。叶修转开头去。
    “等会什么计划?要玩h市的话我可以带你。”
    “荣耀,竞技场。”
    “来一局?我用战法?”
    “约了人。”
    “谁啊,张二乐?方点心?”
    林敬言回头瞪了他一眼:“唐昊。”
    “啧,你们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不亏是流氓一家亲啊,还会背后挖人了。来来来,别理这种不尊敬前辈的小子了,我开好房等你啊。”
    林敬言冷笑。“要约pk别找我啊。黄少天上蹿下跳等着约你呢。”
    叶修抱着手提电脑坐到他身边叹气。“扯无关人士有意思吗。”
    “是你先开始的。”
    林敬言又开始瞪他了,行吧行吧,他快被瞪得没脾气。
    好歹肯和他讲话了。
   
(3)
    林敬言的冷战方式简直幼稚得好比小学生。
    冷嘲热讽,可惜比不过他叶修;不给他好脸色之后又惯性心软,叶修不止一次地瞥见他偷瞄自己;连丢下自己一个人去吃完晚饭还不忘多带一份,当然都不是合他胃口的就是了。
    但叶修是什么人,他看着林敬言的举动开始怀疑对方是不是在认真和自己置气。
    他有点明白又不完全清楚他们间的问题。他只隐约感到林敬言对他这个炮友万分不满。
    原因无非是当时他狼狈地从嘉世离开也没给林敬言个音讯,再次得到彼此消息还是那年的全明星——对林敬言而言绝不是什么好回忆。
    然后林敬言再没有主动联系他,话也不说了,架也不打了,炮也不约了。十赛季退役完直接音讯全无。
    而且他今天才知道,那是只对他“音讯全无”。
   
    林敬言哗啦啦地在浴室洗澡,门大大咧咧地只虚掩着,叶修只想捂着额头问天问地:这问题算不算在一炮泯恩仇的范围内?
    这年头约个炮还得先把炮友哄开心,做人真难。但他从一开始就明白,他们彼此间的从来不是那么肤浅的关系。
    他大字型地趟在床上仰望漆黑一片的天花板,房间的大灯没开,只有浴室的门缝里透出一到暖黄色的明亮。
    要是哄男朋友和打荣耀一样就好了,他又何至于落到如此手足无措的地步。

    顶灯突然被林敬言啪嗒打开。叶修眯着眼睛看见他只围着浴巾走出来,径直坐在写字台前开始吹头发。发梢末端的水珠顺着背脊的骨骼轮廓滑进松垮地围在腰部的浴巾里。
    林敬言故意的。叶修在心里翻白眼。
    “老林啊,大家都是老年人,少做点对互相心脏都不太友好的事好吗。”
    林敬言没理他,低着他白皙的脖颈揉自己的头发。
   
    叶修叹气,起身拿过电吹风帮他打理着后边的头发。
    “每次都自己瞎折腾,第二天又要抱怨头发睡不齐,怪谁。”他用着不太温柔的手法打理林敬言的头发。林敬言这整天第一次顺从地没有任何形式的抵抗。
    一旦他乖巧下来,叶修又开始茫然。他依旧吃不准林敬言的态度,于是他小心翼翼地,试探着在他的后颈落下一个吻。
    林敬言僵硬了一下没其他动作,像是默认了。
    叶修长松了口气,环上林敬言。林敬言立即飞来两记眼刀。
    “让开,我要穿衣服。”
    “……”
    举手投降。叶修安安静静地到床上属于他的那边躺好,睡觉。
   
    “不是,你到底想怎么样。”房间再次回归黑暗,他忍不住翻过身去。
    “我不想怎么样。是你想怎么样。”林敬言背对着他绕口令。“我给你个台阶下了,断掉联系,结束这种不正常的关系,各自好好过各自的生活。你还想怎么样。”
    “……这是你想要的?我以为我们早就心意相通。”
    “‘我们’?”
    “林敬言你敢说心里话吗。”
    他没声音了。
   
    叶修猛地坐起身看着黑暗里的身边人。
    “所以,你想要的不止是个告白。”他低沉着声音焦躁起来,“你要什么?你若不告诉我我怎么知道你要什么?”
    林敬言仍旧沉默良久才开口。“我们都快三十了,叶修。你以为自己还是那个十几岁背上包就走、不怕天不怕地的小孩吗?”他顿了顿,终于狠下心。“我在后悔这些年的纠缠不休。”
    叶修笑出声,翻身覆在林敬言之上和他对视。他对上一片夜色朦胧中闪着光的深幽。
    “你知道,只有这句话我不会让你说出口的。”
    “你违心了。”
    他低头亲吻身下人,唇舌相磨,偶尔磕碰到齿间,他听见林敬言发出一声微不可闻的呜咽。
    “……那时候…为什么一声不吭地消失了?”
    这是他问过的问题,但他说不出标准答案。他只能忐忑不安而隔顿地回答着零分答案:“……我以为那时你自顾不暇。”
    “你以为。哈哈。”他宛若听到了世上最可笑的笑话,“是的,无所不知的叶神以为的总是对的。”
    “……对不起。”
   
    “对不起……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他自嘲般自顾自地说着。
    “可当时的我能怎么办呢?”

    “你没有手机,我对联系你的方法一筹莫展。嘉世闭口不谈,我只能小心翼翼地旁敲侧击去问所有和你关系不错的选手。”
    “……然而你谁也不告知,我甚至不得不通过方锐从刘皓那边打探……还是没有,没有,什么都没有。”
    “再后来,是的,如你所说。我自顾不暇。”
    “不断想着呼啸的未来,还有我自己该何去何从,无心其他。”
    “我本想给自己、再给方锐留条后路……结果一想到你,气得半夜都睡不着,就被忽悠到霸图去了。”
    他忽地停下来,幽幽地说。
    “我不需要你的对不起。”

    “我只是想说,我们谁也没有资格要求对方什么,也没资格对别人负责。”

    “……我不知道你想了这么多。”叶修被他的一顿连击僵直,哑口再躺下,伸手从背后环抱着他。
    “……有那么多你从来不知道。”传来林敬言闷闷的声音,他紧了紧怀中的人,把头搁在他的肩窝。
    “你就是想太多。”
    “因为你从来不想。算了,不说了。我困了。”   
    “……林敬言你是不是故意选的大床房啊。”
    “我一个住选什么标准间。大床房还便宜。”
    “……睡吧。晚安。”
   
    “叶修。”
    “嗯?”
    “今天敢碰我我打断你的腿。”
    “……睡吧。”
   
(4)
    叶修迷迷糊糊地觉得自己做了个长梦,睁开眼睛,穿着白色T恤没戴眼镜的林敬言正坐在床头试着吐烟圈玩。
    他少有起得比林敬言晚的时候,而衣衫完整的林敬言更是几乎从没有过的记忆。
    他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阳光从拉开一角的窗帘中间撒进来,正好照在林敬言坐起的半身上。他对着阳光眯起眼,也许昨晚做了个好梦,看起来十分惬意。林敬言注意到他的炽灼的目光,回过头来看他。
    “……怎么又抽了,不是戒了吗。”
    “只抽你这个牌子。一直闻着怎么可能戒得掉。”没了镜片的阻隔,他明媚的眼睛一览无遗,在太阳的照射里闪着光。
    他想探身去够床头柜上的眼镜,手被中途拦下。
    “别带,让我看会。我都要忘记你眼角的弧线了。”
    林敬言于是像挠人的小猫那样眯起眼。
    我可还什么都没答应你。
   
    过会,他又看看叶修。梦到什么了?
    能有什么,一个不肯负责的大流氓呗。
    在说你自己?
   
    叶修懒洋洋地不肯从被窝里爬起来,只是一味地看着恢复好脾气的林敬言。

    待多久,他问。
    “不超过一个礼拜吧。”
    “那敢情好,我有一个礼拜的时间让你回心转意。”
   
    “哼……想得美。”他沙哑着声音悄声笑起来,从被子里钻过去踢踢叶修的小腿。

    “你起床买烟去。”

【END】

瞎扯淡
    早上还在说有缘再见,于是马上又见了【笑】。叶boss压轴完全没毛病。说实话叶林是不是一点都不冷啊!咳咳,玩笑话。总之安利一下叶林。
    题目看起来和正文没什么关系...是因为这篇写的有点赶,最有关系的那段被我切掉了【望天】
    以后有空会补上的。
    差不多一天都在给老林庆生,真的超开心超满足了!
    最后还是要表白我林!!!
    你永远是最好的那个林敬言!我爱你!
    谢谢今天参加活动的太太!谢谢今天产粮的其他太太们,辛苦啦。吃粮的我real满足w
   

评论(7)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