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不完的作业君

佛系写手画手。
开始自闭。


#巍澜镇魂女孩,朱白rps
#虹七 虹蓝跳蓝智商组
#声优圈生腐 达子大本命,all达√
#全职 王林方林all林,乐平all平

【全职】花开正好(08-13)

脑洞继续  佳乐/原创妹子

01  02

 

(8)

 

    孙哲平被第一个张佳乐折腾了18年。

 

    然后在荣耀女神的指引下认识了第二个张佳乐。

 

    为他收拾了四五年的破烂事。

 

    

 

    后来有个张佳乐和他分开了。他想想还蛮寂寞的。

 

    于是再后来他梦想成真了。

 

    两个张佳乐一起烦了他一辈子。

 

    

 

    孙哲平表示,特么的谁再给他介绍名叫张佳乐的,他和谁急!

 

(9)

 

    阿平大概是在中二病特多的那年纪开始掉进网游这坑里的。

 

    老是往网吧跑,一待就待一整晚。我去看他虐过菜。

 

    哦,那时我还啥都不造,还是隔壁围观的网管小哥告诉我这种行为叫指导小白,虽然到了孙哲平这儿就变成了虐菜。

 

    

 

    我可耻的看着他欺负人家。

 

    阿平淡定地抖抖鼠标,用了不知道什么招式,总之蛮炫的。

 

    那人血瞬间掉了一大截。

 

    阿平百舨无聊的啧啧两声好弱,秒了对方。

 

    我总赶脚对面的小屁孩要哭了。

 

    

 

    后来“荣耀”开服了。特火的一游戏。想着差不多确定了高中的保送名额,我也去买了张卡凑凑热闹。

 

    还是第一区的,银色的。挺闪。

 

    

 

    我抢着给账号卡取id名,也不知道怎么就写了个“落花狼藉”。

 

    阿平没计较,凑合着就去领新手任务了。

 

    

 

    我想了想,给自己那张卡写上“落英缤纷”。一股文艺范。

 

    

 

    练了几年钢琴,手还蛮灵活,勉勉强强还算能跟的上阿平。选职业的时候,正好看到一套好看的牧师装,顺手就选了牧师。

 

    下副本的时候划划水,奶几下。

 

    

 

    毕竟下的少,也没多大兴趣。后来这号几乎就成了阿平的小号。

 

    

 

    张佳乐,欸好奇怪……算了就叫他大乐好了。

 

    大乐知道了这件事就也开始拖我上游戏。

 

    

 

    瞅着也不用学习了,在百花像个打酱油的没事干,就重新开始陪他们打游戏。

 

    然后每次看着那两人打嗨了,丢下我一个腿短的小牧师就冲出去。

 

    大乐还把手雷弹药扔的满天都是,整个屏幕弄得酷炫地要死。我想给他补个血都点不到人。

 

    

 

    我爆手速烦他。叫他给自己人留条后路啊,每次跟在他后面抢一次boss,都感觉眼睛度数加深了50度,这日子没法过啊好不好!为阿平考虑考虑啊喂。

 

    他不用爆手速就能烦回来。去去去去去去,自己能力不够别怪队友,看大孙就没嫌弃过。

 

    

 

    我被K.O。

 

    

 

    莫名躺枪的阿平抬头看看大乐。

 

    

 

    “……其实我早就想说……乐乐你该练练准头了。虽说你这是遮人视线掩人耳目为目的,……好歹做到十发五中好不好?”

 

    

 

    大乐K.O。

 

    

 

    恭喜玩家孙哲平收获张佳乐破碎玻璃心两枚。

 

    

 

(10)

 

    我和大乐在称呼这个严肃的问题上有过争论。

 

    

 

    阿平管我叫小小乐,管大乐叫乐乐。

 

    我不高兴,很女人的小心眼。

 

    “你都没叫过我乐乐!”

 

    

 

    是的,我在吃醋。

 

    嗯,真不想承认我在吃一个男人的醋。

 

    

 

    多桑心的事啊,喜欢的人和我做了十八年的青梅竹马,还像叫小孩子似得叫我小小乐。和那谁谁谁才认识了不到一年就从“张佳乐”升级到了“乐乐”。

 

    魂淡,是个人都会不爽吧。

 

    

 

    阿平复杂地看看我。

 

    “……是你不让我叫你乐乐的啊。”

 

    “……啊?”

 

    

 

    “……你说听着像在叫小猫小狗小乌龟。”

 

    “……”

 

    

 

    但我还是不爽。

 

    

 

    坚决拒绝叫他乐乐。

 

    想着怎么难听怎么叫。

 

    

 

    真巧那个二货也学着小乐小乐的唤我。

 

    我瞪他。

 

    

 

    “就是你了。大乐。”

 

    “……”

 

    

 

    于是变成了这样。  

 

    我→张佳乐:大乐。

 

    张佳乐→我:二乐。

 

    阿平→张佳乐:乐乐;

 

    阿平→我:神经乐。

 

    

 

(11)

 

    我觉得明明大乐比我二。凭什么我是二乐。

 

    大乐不服,理由还特充分,我真没法辩驳。

 

    “哈哈哈我比你大比你高!”

 

    像个在炫耀的幼稚园小朋友。

 

    

 

    阿平的“神经乐”就算了……至少比小小乐好听一点。

 

    

 

    后来我发现,幸好没管大乐叫二乐。

 

    他已经二成这样了……若要是被二乐二乐的叫上几年……得多悲剧啊。

 

    

 

    大乐继续不服。

 

    “滚!我哪里二了啊。”

 

    

 

(12)

 

    日子快起来也就一眨眼的事。

 

    战队没多久就凑齐了人,轰轰烈烈杀到联盟里去了。第一年比赛成绩还算不错,好歹进了季后赛。

 

    “落英缤纷”终究是没能在队里占到一席之地。

 

    其实也是意料之内。叫我下下游戏,能装模作样的高冷高冷自我满足一下。开个竞技场,只要不是高玩,还经常能抱着个十字架戳到对手跪地求饶。

 

    

 

    据说我的id一时还蛮有名。难得的妹子啊。不来勾搭勾搭?

 

    大乐“委婉”地表达过,虐菜是不好的行为窝们应该以此为耻,虽然他自己开着小号虐得正欢。

 

    我鄙视他。

 

    

 

    他正色到,至少别挂公会名呗。

 

    我看看他的小号名。

 

    呵呵。

 

    你这“浅花迷人”和我的“落英缤纷”一样,说不是百花的谁信啊!

 

    

 

    哦。后来还真的就不是百花的了。

 

    当然那时候连“百花缭乱”都叛变了来着。

 

    

 

(13)

 

    真叫我在人家战队里吃喝混着啥也不干,的确不太好意思。

 

    

 

    所以我就到技术部门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好帮忙的。

 

    然后发现是有要用智商的地方,可惜专业不对口。

 

    

 

    算了,凑合着学学就投入了工作。

 

    其实这也没多大事,专业不对口的情况我遇到的多了去了。

 

    

 

    以前每次期中期末考前,我一理科生,干的最顺手的就是把阿平九成新的“史地政”课本从他的游戏攻略和笔记里翻出来凭直觉划重点。

 

    

 

    说多了都是泪。

 

    

 

    然后再开着“落英缤纷”去虐两把菜。最近大乐老喊着要把帅气的枪装装逼,我们技术部门压力山大。

 

    阿平的暴力打法也是消耗巨大,我钻研着怎样可以把大剑的耐力增到最大。当年准备高考都没这么心力交瘁。

 

    

 

    我在认真考虑是不是换个职业继续虐菜。大乐的弹药专家就不错,看起来打得挺爽。

 

 

 

03

评论(6)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