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不完的作业君

佛系写手画手。
开始自闭。


#巍澜镇魂女孩,朱白rps
#虹七 虹蓝跳蓝智商组
#声优圈生腐 达子大本命,all达√
#全职 王林方林all林,乐平all平

【全职】【正文完结】 花开正好(71-82)

张佳乐/原创妹子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哈哈哈哈终于完结啦!!!

让我撒花撒花。O(∩_∩)Ohh

大概是要完结了所以变成了琐碎的小段子。。。?嘛嘛。。。不要在意小细节啦哈哈。

正文到这里就结束啦。

谢谢所有看到这里的孩纸们~~窝爱你们~~

下一篇嫖黄少ww

希望妹子们支持哟>_<

TXT网盘

 

*正文里加粗的句子选自《全职高手》原文。

(71)

    

    后来发生了不少事情。

 

    

 

    像是霸图最终还是止步于决赛场。大乐又收获了一座亚军奖杯。

 

    

 

    比赛轰轰烈烈,可惜还是输了。

 

    韩队,新杰,还有几个小辈依次走出来。然后是林大大。

 

    大乐是最后一个从比赛席里出来的。

 

    

 

    “真遗憾……”

 

    

 

    “你不会又要退役了吧?”

 

    “这样可不好。”

 

    “时间还早得很。”

 

    “对啊,我们还有机会。”

 

    “转眼下赛季就要开始了。”

 

    “是啊,感觉就在明天似的。”

 

    “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我说……”

 

    

 

    众人立即闭嘴,齐齐望着他。我看见大乐苦笑着说。

 

    “我是要说,我没事。”

 

    

 

(72)

 

    “我真没事……二乐你可以别用这种严肃还欲言又止的表情看我了。”

 

    

 

    我歪歪脑袋继续看着大乐。

 

    

 

    “……”他伸手揉揉我的脑袋。

 

    

 

    我想起他在发布会上自嘲般的发言。但是始终坚定眼神。

 

    

 

    “哦……”我拍掉他的爪子。

 

    觉得自己的担心好像又有点多余了。

 

    

 

    “……谁和你说这件事了。二是大乐你的固有属性懂不懂!”

 

    “……爱呢?”

 

    “我等你们比赛完等得肚子饿,于是吃了。”

 

    “……泥煤。”

 

    

 

    “哦对了,我想问你一件事来着。还记得B市我老家对面那家早点店不?就是以前我们老去的那家。”

 

    “据说要关门了,再去吃一次?”

 

    

 

    “阿平也去。”

 

    

 

    “……好。”

 

    他犹豫了一会,最后点点头。

 

    

 

    “那就去呗。”

 

    

 

(73)

 

    大乐戴着墨镜和鸭舌帽,小心翼翼地样子收获了阿平的白眼一枚。

 

    “……你终于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了?”

 

    

 

    大乐刚想据理力争一下,就被先出声的我打断了。

 

    “哦,没事。他怕被黑粉们砸鸡蛋。”

 

    

 

    阿平看看他。

 

    “乐乐啊……”

 

    

 

    然后和我默契地用同情的眼神看着大乐。

 

    我觉得大乐要不是还顾及这是公共场合,肯定和往常一样冲过来打我们俩了。

 

  

 

    “怎么,不就是又只差一点了嘛。”阿平对大乐说。

 

    大乐朝他挥挥拳头,然后嫣下来。一言不发。

 

    但是阿平只是笑笑。扯扯大乐的小辫子。

 

    “行了,别垂头丧气的了。”

 

    

 

    “诶……你们霸图新口号什么来着……啊对,就老韩说的那个。”

 

    阿平抬着头回想了一会,然后对转头对大乐仰仰下巴。

 

    

 

    “一如既往。”

 

   

 

    大乐盯着他看了半天,扭头含含糊糊地说。

 

    “废话啊……当然一如既往了……”

 

(74)

 

    霸图的一如既往。

 

    

 

    挺好,挺励志。

 

    

 

    我笑。

 

    

 

(75)

 

    阿平到机场来送我们回Q市。

 

    仿佛和多年前的场景倒置了一下。

 

    

 

    他们却好像什么都没有注意到。

 

    和当年一样,撞撞拳头。

 

    

 

    阿平狂狂酷酷地对他摆摆手。

 

    “乐乐你看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

 

    “……啥。”

 

    “我说过我会回来的。”

 

    “哦……嗯。”

 

    

 

    “下赛季见了。”他说。

 

    “加油。”

 

    

 

    “……嗯。”

 

(76)

 

    临走前阿平塞给我一个箱子。

 

    

 

    “前段时间有事回了趟K市,拿到了些以前的东西。”

 

    我翻了翻,有早些年收集的“落花狼藉”“百花缭乱”的手办,第二第三赛季时关于百花的采访,一些银武升60级时做的设想和笔记……

 

    有大乐的第一套百花队服。  

 

    还有一张我以为丢失在了某个角落的账号卡。

 

    一个65级的小牧师。

 

    

 

    “落英缤纷”。

 

    

 

(77)

 

    不久,浅花迷人就在神之领域重新遇上了练满级的“落英缤纷”。

 

    

 

    大乐惊讶地问我。

 

    卧槽原来落英这张卡二乐你还在啊。

 

    

 

    嗯啊,上次阿平带给我的。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诶,你这装备还是几年前的吧?没升级?

 

    

 

    我喜欢不可以么ww。

 

    

 

    ……是是,你开心就好。

 

    

 

    (*/ω\*)

 

    

 

    这么多年没玩牧师,手生没有?要不要一起下个本?

 

    

 

    好啊!等等啊……这时间阿平应该也在线来着,我去敲敲他。

 

    

 

    哈哈我就知道不止我一个人在训练的时候打荣耀!

 

    

 

    ……你小心新杰。顺便,阿平才没有逃训,只是义斩那边的训练上午就结束了。

 

    ……“~._@—),*_!_+)[=>{> ̄℡№‰-÷>%>÷/……

 

    

 

    ╮(╯▽╰)╭

 

    

 

(78)

 

    其实时间永远都不会等人。

     但世界真的没那么复杂。

 

 

    大乐一次又一次地追逐着梦想,再倒下。阿平也曾不得不停下步伐。

 

    我们走散过,各至天涯。

 

    但我们也终会循着脚步,回到最初的原点。

 

    

 

    像是在某个西部荒野。

 

    

 

    我急匆匆地飞奔过去,然后只看见两个并肩坐在血与花之间等牧师支援的少年。

 

    

 

    扛着重剑的落花狼藉旁,坐着一个我刚刚才看着阿平搭讪的弹药专家。

 

    

 

    大乐透过百花缭乱,对我招手。

 

    

 

(79)

 

    国家队向大乐发来邀请的时候,我们正在新杰家闹闹哄哄地吃晚饭。

 

    韩队,还有几个比较熟的孩子们都在。

 

    

 

    冯主席突然打电话来,听到这里的阵式,吓了一跳。

 

    不好意思打扰太久,没说几句就挂了。

 

    

 

    那天其实是给林大大的送别会,最后变成了庆祝新杰和大乐入选国家队的庆祝会。

 

    韩队本来也被选中了的,他想了想,下定决心没去,继续带领霸图冲刺十一赛季总冠军。

 

    

 

    比起韩队自己,新杰、还有年轻人们看起来更不甘心。

 

    韩队给出的理由不过是志不在此,还有,一如既往。

 

    

 

    我和林大大两个人坐在远处围观他们嬉笑着灌新杰和大乐果汁,还大呼不是酒不过瘾。

 

    韩队脸黑得要挤出墨水来。

 

    

 

    我问林大大遗不遗憾没能赶上荣耀世界杯。

 

    林大大斯斯文文地推推眼镜。遗憾肯定会有,但是也知足了。

 

    他淡淡地笑着。

 

    这两年在霸图真的很愉快。

 

    

 

    我想起来那个总是温和待人的林敬言以后就要离开霸图了。

 

    和阿平大乐同一批进入职业圈的选手们,原来渐渐都已经退出了舞台。

 

    

 

    不是对荣耀无爱了,不过是逃不过时间的流逝。而荣耀的世界变得太快,转眼会属于新的一代。

 

    突然发现,谁说大乐运气差了。

 

    还留在这里的他,其实幸运透了啊。

 

    

 

    不,应该说没有谁是该遗憾的。

 

    那些走过的驻足过的留下名字过的人们。都是幸运的。

 

    

 

(80)

 

    他们从B市出发去苏黎世,我和阿平跑去送机。

 

    

 

    我东扯西扯说了一堆,大乐神烦地摆出尔康手然后转身找阿平去了。

 

    我表示有点小受伤。

 

    

 

    阿平是跟着义斩他们来的。

 

    他披着义斩队服外套,和从前披着百花队服一样。松松垮垮,随意得很。

 

    

 

    也和从前一样懒懒散散,不肯多说几句废话。

 

    

 

    “加油。”他又重复了一遍。

 

    大乐无奈地摊摊手,嘟囔“大孙你就没别的台词了么……”

 

    

 

    然后还是冲着我们扬起笑脸,也再次重复那句回答。

 

    “嗯。”

 

    

 

(81)

 

    大乐问我还记不记得那时在机场的承诺。

 

    

 

    我想了半天。

 

    我和阿平不都回到这里了嘛,姐的香吻也早就被你骗到了,还有啥。

 

    

 

    大乐点点头,探过身轻轻吻了吻我的嘴唇。

 

    趁我发愣的时候,狡黠地眨眨眼。

 

    

 

    这次轮到我了。大乐说。

 

    

 

    “我预感这回我们赢定了。”

 

    

 

    所以,二乐你嫁给我怎么样?

 

    

 

    心口砰砰砰跳个不停,满脑子都是卧槽大乐什么时候这么帅了……

 

    

 

    我觉得我的嘴角都能弯到天上去。

 

    

 

    最后我听见自己对他说。

 

    好。

 

    

 

    我等你回来,世界冠军!    

 

(82) 

 

    别人问我被求婚时什么心情。

 

    我就会开始笑,只是想笑。  

 

    一想到未来给别人介绍家人的场景,就觉得喜感,特别想笑。

 

    

 

    “这我老婆张佳乐啊。”

 

    

 

    “这我老公张佳乐呗。”

 

    

 

    末了,咱俩还能合一句。“哦,那我们基友孙哲平。”

 

    

 

    然后阿平大概会无奈地扶额装不认识我俩。

 

    

 

    也许我会转头和大乐相视而笑。

 

    

 

    这样的未来,真是想着就让人满足。

 

    

 

    我们会这样嘻嘻闹闹一起走下去,走到抬不起腿了,就并肩坐在百花俱乐部对面那个公园里。

 

    

 

    看到不远处草坪上,星星点点的,洒满春天和夏天。

 

    

 

    花开正好。

 

    

 

    【END】    

 

评论(27)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