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不完的作业君

佛系写手画手。
开始自闭。


#巍澜镇魂女孩,朱白rps
#虹七 虹蓝跳蓝智商组
#声优圈生腐 达子大本命,all达√
#全职 王林方林all林,乐平all平

【全职】巧合

林敬言/方锐

亲亲小卷风点的林方ww@太阳公公 
噫这个人真讨厌,明明知道我吃林受还要我写林方,打她!

捂脸,这是七夕节的坑。拿来充方大大生日的数。
无意义练笔。
部分聊天体。
一发完。
冷漠。

    “哟,这次七夕活动的活动看起来挺有意思啊。”
   
    方锐抱着冷面碗巴拉着,闻言便顺势伸头凑过去看叶修的屏幕。
    “我看看我看看……分单人榜小组榜双人榜……单人和小组还可二次组队,双人不可组队?卧槽这什么规则啊?”
    “七夕节活动咋还带小组玩?”陈老板娘目瞪口呆。
    那边魏琛已经“啧啧啧”啧开了。“单身汪大战情侣狗,不错不错,有想法。”
   
    “来来来,大家组队组队。”
    “单身汪阵营由我守护!”
    “带我带我!”
    “老大算我一个!”
    “汪汪汪!”
    ……
    “好,那么对面活该被群殴阵营就派方锐你去卧底了!”
    “我去,老叶你不厚道啊为啥是我上?你和沐姐姐去组队还能反虐回去,我一个人上哪找人搭档啊。”方锐痛心疾首,这个战队没爱了。
    “你随便去忽悠一个人呗,多简单的事。”
    “……”
    你特么逗我玩。
   
    “老林呢?人都退役了不是正好闲着呢嘛。”
    方锐噎了一下,妈的干嘛哪壶不开提哪壶。连他在躲着林敬言都没看出来算什么队友。
   
    他撇开眼睛开始胡扯西扯。
   
    叶修斜着眼看看他,顿了半晌,缓缓、喷了他一脸烟。然后吐出一个字。
    “怂。”
   
    ……好气哦。
    冷漠。
   
    方锐才不会承认自己怂。
    就像他也不会承认自己有意在躲着林敬言——只是恰巧都错开了而已。
   
    多简单的事情,世界上千千万万的巧合,正好被他方锐碰上了几个,大概不过是另一个巧合而已。
    恰好是他们兴欣在准决赛对上了霸图;恰好林敬言在这一赛季退役;恰好林敬言在最后的那条短讯之后再无音讯;恰好他们一次次错过彼此上线的时间……
   
    还不止呢。还有更久前的事。
    恰巧他当年被同学怂恿着参加了挑战赛;恰巧他当年猥琐得出众有幸被蓝雨选中,又恰巧林敬言到别的战队挑人相中了他;恰巧他当年就这么和林敬言看对了眼;恰巧他当年……他现在就是个怂蛋。
   
    好吧好吧……他一闭眼认了,怂就怂呗。还能咋样。
    都怪这次的活动策划,一看就是充斥着满满单身狗的怨念。
    靠……他就要跟着变成狗了为什么还要去承受成吨的伤害。
    说起来老叶就这么不人性地决定了他们七夕的行程安排?就没有人有异议有私人安排吗!
    ……说到底还是这坑爹的七夕活动。
   
    方锐死气沉沉地趴在电脑桌上思考人生,对面海无量百无聊赖地站在人物面板上陪着他发呆,偶尔转转身做个运气的动作像个气定神闲地绝世高手。
    “耍什么帅……连冷暗雷都泡不到……”嘟囔着伸出手指戳戳屏幕上海无量的脑袋,他突然特别羡慕鬼迷神疑,就算唐三打变了又变,好歹始终留在了他身边。
    哪像林敬言这个混蛋,退个役搞得像人间蒸发。一声不吭说走就走,来看他比赛连个电话都不舍得打,好像发条短信就能敷衍了事。
   
    方锐越想越觉得委屈,鼻子都开始发酸了,简直丢脸到边缘地图去了。
   
    这事得怪老林,不赖我。他想。
    是分还是继续,也没个准头。就留他一个人傻乎乎地忐忑不安。
   
    他把头埋进胳膊肘,开始怀疑叶修又偷偷把空调搁成了十八度。
    其实这事也不能全赖老林。他吸吸鼻子。仔细一想,好像一直以来都是他在缠着林敬言。
    他蓦地一阵泄气。这个结论真让人心累。简直希望渺茫。
   
    其实他没必要这样纠结的。
    打开手机给通讯录的第一个人打次电话就一切都解决了。或者不用这么麻烦,发条短信、在QQ上留个言,以林敬言老好人的个性,是怎么也做不到视而不见的。
    可他就是不敢。
   
    上次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兴欣对霸图第三轮的前一晚。
    刚开始是不知道怎么开口,想着先放放,过段时间或许就能随便找个理由再聊上。一句我想你啦或者你在干嘛甚至你的七夕我预定了啊……什么都行。
    本来该是这样的。他都订好了去q市当天的来回机票。结果到头来又退了。
   
    他发现现实和预想的截然不同。两个人之间的安静随着时间只能无可奈何地变成沉默。
    大概还是因为默契太好了?
    ……简直是个能让他笑上一辈子的笑话。
   
    方锐满脑子胡思乱想自我埋汰着,直到被突然响起的滴滴声吓得差点跳起来。
    靠……没天理了啊。他独自思考一下人生都要被谁不知时机地打断。
    他懒洋洋地拖着鼠标看到闪烁地熟悉头像,一怔。

    哦。
    老林啊,刚想着你你来着。
    方锐少年对老天翻个白眼。
    真巧真巧。

    ……巧个屁啊!
    伤心人连个伤心处都没有了。

    他认命地打开对话框。对面发来孤零零地两个字。
    ——在吗?

    在在在,当然在。
    就是现在懒得动。
    他撑着头想吐槽对面,可想想谁也听不到于是懒得浪费口水。

    不过林敬言应该是知道的吧?他转头又想,他抱怨这个又不是一天两天了。
    林敬言有个习惯,不管是发信息还是QQ,都喜欢先问一句在不在。据说连韩文清都鄙视他很久了,觉得有事说事,而他这个习惯拖拖拉拉磨磨蹭蹭,一点都不果断。
    方锐不是霸图人,对霸图的勇往直前没啥兴趣,就算他更喜欢猥琐地弯弯绕绕,也觉得老林这人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客气过了头,连着让他都觉得优柔。
    他叫林敬言改改改,林敬言无奈地虚心接受屡教不改。闹得最后他几乎没了脾气。谁知道为什么现在脾气又上来了。

    他高冷地盯住屏幕不为所动,看着对面磨磨唧唧连续半个小时正在输入中,就是放不出一个屁。
    肯定是删了写写了删。方锐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反正绝对不是黄少天的长篇大论。

    终于,又多了一条消息。
    ——……不在?

    ……我还能说什么。【微笑.jpg】

    方锐觉得心里一阵泄气。好吧好吧,活该他被林敬言欺负一辈子。谁让他老是心软看不得这人委屈,欺负到自己头上还得自己给人找台阶下。

    ——在。
    他用食指一个个戳好z、a、i,回车。    对面大概是顿了顿。

    ——……啊。好巧。

    末了又连忙加了一句。
    ——好久不见哈!

    是是是,好久不见,还不是因为你好久不想见。方锐觉着自己委屈得矫情,但他就是委屈。
    ——……最近很忙?

    ——还好。哈哈。刚退役那会蛮忙,搬家啊,理东西啊,还有找工作什么的,顺便回家住了段时间。
    ——现在好多了。基本算安顿下来了。
    ——倒是你呢?还没问呢,最近怎么样?兴欣应该适应了吧,挺好挺好。说起来这个赛季没有了老叶你们倒意外地不错……

    林敬言总是这样。他看着那人慢吞吞一点点地打字,好像对他的心思丝毫没有察觉般随随便便地聊着。一点也没看出他的生气。

    也许他看出来了也说不定,就是笃定自己对他发不起脾气。
    想想每次大事小事的争执矛盾,多是被他就这么故意忽略过去了。

    方锐越想越火,忍不住打断了他看似永无止境地唠嗑。
    ——行了,老林。我不要听这些。
    他想想再乖的隔壁家小孩也该有任性的时候,何况他方锐从小就不是什么听话的乖乖孩,他干嘛一定要顺着这人的话揭过这笔帐。

    那边突然就没了动静。方锐深吸一口气,狠狠心,按了通话键。
意外的是,没几秒就被接通了。只是迟    迟没有人开口。

    “林敬言,别装死。”
    没有回答。

    他望着天花板,感觉整个人都浮在了空中,又好像抽空了气,被四面八方的大气压压得喘不过气来。
    “喂喂。兴欣可穷着呢,电话费那么贵你付啊。”

    电话那头悉悉索索了一阵,然后是一段更加鸦雀无声地寂静。最后被一声深长的叹息打破。
    他想象着林敬言坐在电脑桌前,摘下眼镜,拧了拧发酸地鼻梁,大概还露出了一副要哭不哭又无可奈何的模样。
    不然怎么能说出分手这样的简句呢。
    “分手吧。”这么简单了当,没有婉转语气,连个主语都忘了加,一点也不林敬言。

    可是他能说什么呢?说林敬言你这次玩笑开大发了,我方锐大人可要真的真的生气了啊……有什么用呢。
    他总说和老林的孽缘是个天大的巧合,他们就是两个被老天爷无聊了想搞个八点档看看才莫名其妙被牵到一起的。可是天知道他有多感谢这个巧合。
他喜欢对着林敬言抱怨来抱怨去的,于是总是被林敬言嫌弃长不大,他就更没有底线地嘲笑林敬言有颗老头子的心,未老先衰,方锐大大早晚要抛弃他找个年轻漂亮的小妹妹。林敬言就好脾气地笑,看着丝毫不在意地小小欢呼,太好了太好了,你快去,越快越好,我好早点摆脱你这个麻烦鬼。把自己气得想吐血。
    都说老林温和会做人好相处,谈起人生安慰起人一套一套的,最适合做知心大姐姐。
    但他看起来从来不屑安慰方锐,只会顺着他的气话继续堵他。还义正言辞地说这是他爱的表现。
    其实只是懒而已。方锐早就看透这人了。对谁都好,偏偏就喜欢欺负自己。
可就算这样,他也从来没有怀疑过林敬言爱着自己这件事。

    说出来都没人信。耿直boy林敬言就喜欢和他闹别扭,到了他这边,连句情话都傲娇地不好意思说。
    但是他爱他,他也爱他。这是不用说的,本来就心照不宣的。
    就算好几个月没有联系开口就是谈分手的今天,他依旧这么认为着。

    所以他终于知道这次的锅不用他背了,他可以安安心心扔给不厚道的老林。
    都是某个蛇精病退役后闲得发慌想人生想出病来了。

    他开始不合时宜地想笑。还想边打滚边大笑,最好背景能切换成呼啸宿舍队长室。

    他拼死忍着笑强装严肃地命令人,“林敬言,乖乖吃药去。”
    “……方锐,我没开玩笑……我最近想了很多……”
    “停停停!我说你就是闲得蛋疼啊!果然没有荣耀没有我的黄金右手就开始空虚寂寞冷了吧哈哈哈哈。”

    “……滚。我认真着呢……”
    “我也认真着。谁和你开玩笑了。”
    “方锐你不明白!”

    他差点笑出声来。“我不明白什么?”
    林敬言愣了口气,又轻叹。
    “方锐……听我说,我有了新的工作新的圈子,不再是荣耀中人。可你不一样,现在你正值当打,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而我不会也不能陪你了。”
    “……离开了荣耀,我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林敬言。”
    “我在。”
    “你三流言情小说看太多了。从今天起我要控制的上网范围。”
    “……我们还能不能好好谈分手?”
    “不能。”
    “……”

    方锐脑补着林敬言满心憋屈,心情大好。
    “三个月不闻不问。终于等到你还是谈分手?林敬言你想得美。”
    “……对不起。”
    “滚滚滚,谁要你的对不起。你对不起我的事多了,抢我这么多鸡腿还没给我道歉呢谁要你这么廉价的对不起。”

    “……方锐你是不是最近黄少天附体?”
    “你张佳乐附体还差不多。”

    “林敬言你听好了啊,我不分。死也不分。除非你问心无愧地对着韩文清发誓你不爱我了。”
    “为什么是对着老韩发誓啊你才忘记吃药了吧你……我发誓了你就愿意息事宁人?”
    “不可能。我隔天就找个八卦小报把你这个负心汉捅出去,让天下人都知道我比窦娥还冤,全因为一个蛇精病瞎想八想害得我消极比赛心情抑郁几欲自杀……”
    “……”
    “我可是和你一样认真的!”
    “……”

    “……你想清楚了啊……”
    “干嘛干嘛?想耍赖啊。”
    “……滚吧。找你的年轻漂亮小妹妹去,老年人现在心烦气躁为了和某个不懂事的小孩子走下去要开始想法子了。”

    他终于久违地听见了林敬言不耐烦的语气。不是退役发布会上的坦然里遗憾,也不是说分手时决绝里的寂寞。是一个温文儒雅的谦谦君子被自己宠坏的孩子逼得自讨苦吃时无奈的妥协。
    他偷偷笑出声来。

    “不想睬你。我要挂了。”
    “等等,别啊老林!好不容易你舍得打个电话。”
    “是你打的。”
    “你秒接的!”
    “……”
    “嘿嘿嘿。你不觉得自己还欠我一句话?”
    “……”

    他听见话筒那头,不久前响起的敲击键盘声顿了顿。有人幽幽地怯了一口。
    “好吧好吧……”
    “我爱你。”
    然后啪地挂断电话,也不给他机会去嘲笑。

    方锐没想到林敬言真的说了,反而傻乎乎地举着手机没反应过来。
    他觉得自己开始充气了,被压抑着的感觉一点一点褪去,变得越发飘飘然简直可以突破散逸层。
    他坐在电脑椅上连转了三圈,决定趁这机会继续去调戏调戏林敬言。

    连发了三个抖动窗口给他,然后嬉皮笑脸地明知故问。
    ——怎么样,jjc输了没?
    ——方大大求放过。【手动再见】
    ——谁让你和我打电话还一边竞技场。说好不荣耀了的是谁啊。

    ——……会长让我带个新人练练,我不好拒接。
    ——诶哟,退役了还这么热心啊!霸图的公会?说没说你是谁啊?
    ——不是霸图,呼啸的。没好意思说。

    ——哦哦。第几区的id啥?
    ——你要干嘛?
    ——开个小号找你玩啊!还能干嘛。
    ——……为什么我就是不太放心呢……id风油精,神领。
    ——id这么个性?有毒啊老林。
    ——练这号那会蚊子特多……起名字的时候第一眼就看见桌上的风油精了。
    ——可以可以。有个性。

    暗搓搓到联系人里找到呼啸公会会长。
    ——会长会长,我有重大情报!
    ——……!方锐大大!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认识神领的风油精不?
    ——认识啊!特厉害的一流氓来着,就是说自己是老玩家年纪大了只在公会里出出力就好。
    ——对对对,就他。就他。
    ——……他怎么了?
    ——他是林敬言啊!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别告诉老林是我卖的他哈哈哈哈
    ——等!等等!

    乐呵呵地关QQ上小号,迅速加风油精好友,方锐想起来老叶交代的任务。
    ——晚上七夕任务约不约啊?

    他等了一会,林敬言又没了反应,连正在输入都没有提示。看来他是真有事不在。
    他耸耸肩自顾自开着小号jjc去了。结果差一波就能带走对面的时候,被一个突然跳出的抖动窗口打断了。

    ——啊?今天七夕?
    ——……老林,你故意的吧。有必要眦仇必报么。
    ——我又怎么了?
    ——你打断我精彩的连击了!我深感痛心疾首。
    ——哦。这是巧合。也不排除是你坏事干多了糟的报应。
    ——我觉得我们之间爱情的巨轮要沉了。
    ——早就沉了。现在是救生艇。
    ——没爱了。话说你到底约不约啊。

    ——约啊。干嘛不约。秀死单身狗去。
    ——就等你一句话!走起走起。

——END——  
   

   
   


你们以为这是he?【微笑】
太甜了。真是太甜了。
想知道这篇同世界林方结局,去看很久前我写过的一篇《曲终人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不是看题目就知道了什么!哈哈哈哈哈卷风风!让你不更文!尝尝我的怨念!【耿直的微笑】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