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不完的作业君

佛系写手画手。
开始自闭。


#巍澜镇魂女孩,朱白rps
#虹七 虹蓝跳蓝智商组
#声优圈生腐 达子大本命,all达√
#全职 王林方林all林,乐平all平

【生腐】一十三

朱一龙/白宇

#双性转双性转双性转【手动加粗】

# rps慎入,朱白不逆

#片段,大概是镇魂组解散前的最后一晚

# 全是脑补,和两位老师真人无关,ooc都是我的锅

#基友说读出了红楼梦的感觉我也是很蒙逼的



       她去敲白宇的房门,房内传来悉悉索索的一阵脚步声。白宇披着浴巾的就来开门,整个人还是热气腾腾湿淋淋的。十几个小时前被造型师拉来扯去折腾从大卷拉直的长发滴滴答答滴着水垂在大开的领口前。

       她见到门外的人像是一点不惊讶,倒一副预料之中洋洋得意的样子吃笑一声,撩把头发露出白皙而修长的脖颈,施施然抬下巴看人一眼。

       “我就猜你会来。”

       朱一龙好笑地垂眸,心下一片烧得口干舌燥又心猿意马,手头还绅士翩翩地帮人整整衣领,顺手拂过脸颊理理贴上的乱发。

       “你没猜着,还装模作样。”

       白宇正欲拍开她的手闻言又骤停,转而扣住停留在自己脸上的手背。

       “你怎么知道我没猜着?”

       她顿了顿,偏头轻悄地舔上,笑眼里染上一层挑衅。

       “我不光猜着你要来,我还能猜到你要说什么。”

       但朱一龙只是无动于衷地注视着她的眼睛,像是看个掉进陷阱里做着最后挣扎的猎物。

       “朱一龙……”白宇突然发力把人拉进房间抵在门上。

       我知道你在做什么打算,你别想。她狠恶得像是气急败坏的反派头头,又好比演着独角喜剧的演员不遗余力地演说夸张的台词。

       进了我白宇的房门还想出去?

       她说。

       你别想。

       她想用尽全身力气去锤醒这个人,又不敢动作,生怕最后被叫醒的是自己。

       不可能的,你想都别想。

       可她的语气中已带上一丝哽咽。

       姐姐,我们非得这样?

       姐姐,你都这么狠心了干嘛还要来招惹我?

       姐姐,你别后悔。

       朱一龙轻轻柔柔地去捧白宇的脸,心满意足地小小笑了一下,小心翼翼吻住她颤抖地嘴唇。

       “好啊。”

       白宇脱力般松开禁锢她的力道,攥紧她前襟的双手掉落下来,有千斤那么重,怎么也提不起来。

       她在心里疯笑到无法自己,面上却连句嗤笑都发不出。只顾回应一个世界末日前最后也最温柔的亲吻。

       这个吻大概被下了偷走一切美好的诅咒。

       时间好像在停滞,热度也好像在冷却,五彩斑斓的回忆都好像在黯淡成灰蒙蒙。

       而这一秒又无比真实。

       她从未如此清晰地意识到她们距离得有多么近。彼此的每次呼吸都是紧紧地缠绕在一起,此起彼伏的心跳声逐渐重叠,恍然世间只剩一人。

       这个人多爱我呀。

       她意识到。

       我多爱她呀。

       可她要和我分手……在还没有来得及告诉她我爱她之前。

       “……我可以答应你。”

       白宇好笑地想着干什么又是自己来妥协。

       没办法,她的一龙姐姐就是人美心狠,不像自己到底软得一塌糊涂。

       但我要把我欠你的话先说清楚。

       “姐姐姐姐。”她又凑过去蹭蹭她姐姐的嘴角,又磨磨蹭蹭地挠到耳鬓去厮缠,“你真好看,能不能做我的女朋友嘛?”

       于是她姐姐就被逗得泛起粉红一片,在那边腼腼腆腆地嗯了一句算是答应。

       “我真喜欢你啊,真心的。”

       这句却是就不见回应了。真有些遗憾,她心里失落,叹叹气准备继续,忽地听见接话。

       “我爱你。”

       她僵着愣了又愣,才憋着气笑起来。

       姐姐真是不按套路出牌,害的她差点忘词。明明这才到重头戏,事到临头又吞吐着说不出口。但她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也不是下不定决心的人。

       “…那就…分手?”她问。

 

       “好。”

       半晌,有什么人答道。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