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不完的作业君

佛系写手画手。
开始自闭。


#巍澜镇魂女孩,朱白rps
#虹七 虹蓝跳蓝智商组
#声优圈生腐 达子大本命,all达√
#全职 王林方林all林,乐平all平

【生腐】错过的时间

羽多野涉/铃木达央
   
○我流不知所言蛇精病治愈流
○ooc
○前两天被狠狠地插了一刀所以大概不是糖
○有点迷,很短
○复健练笔(大概无卵用)
○tachu第二人称

   
    其实时间并不能改变什么。

    有时候你会想到,想到从前的那段日子。
    想到时间改变了什么,也没改变什么。
   
    不过是打开他的推特满满都是另一个他。不过是偶尔在录音室遇见,却时而视而不见。不过是当人们提及你们,想到的却不再是彼此。
    不过是十年而已。
   
    谁知道能改变什么。
   
    有时候你也会想若真的改变了什么,那又是什么呢。
    是你们各自走的越来越顺畅,离两个人的起点越来越远。是你那时选择向左转忽视了留在直行道上的他。是你们有了越来越多熟识的前后辈,有了属于自己的路,有了两条几无相交的路。
   
    现在的你是什么样子的呢?
    你问自己。
    那时的你又是什么样子的呢。
   
    你觉得你没变,你知道你变了。
   
    你不再因为抛个笑眼便羞涩起来。你开始心安理得地调侃无论前辈后辈。你走过高山低谷你哭过笑过离别过相遇过。你找到了始终伴你左右的人。
   
    你开始渐有名气,你唱着自己喜爱的歌。你的笑容开始张扬,你愈发变成了你,开始被后辈依赖。时间的沉淀带给你的远比被它夺走的要更多。
    是的,是的。是这样。
    你知道。
   
    只是你回头,他早就不在那里等你了。
    也是。
    谁让你自己先走一步,连张纸条都没留下,本来就没有打算停下。
    只是、仅仅只是,忍不住会想要回头看一看罢了。
   
    十年好像又有些过长了。
    你们彼此形同陌路的日子似乎在不知不觉中远远长于亲如密友的时光。
   
    你知道说陌路有些过于苛刻了。他不是那么无情的人,你也做不到撇过脸就此分别得一干二净,而所谓离别的时光其实也没有你以为的那么久。

    只是有一天你喝到半醉,打开手机习惯性地拨出一个号码,漫长的忙音过后那人才略带迟疑地叫着你的名字。
    你夹着烟靠在酒家边小巷的墙上,吞吐云烟,听着电话那头欢声笑语到整耳欲聋。
    他撒娇般的笑着和你道歉怕是现在有点忙碌。你倚着墙慢慢往下滑嘟嚷着没事,他突然顿了顿,不知是笑了还是叹了口气,轻言少喝点酒吧,他不能总在你身边的。
   
    你蹲在原地拎着挂断的电话。墙的那头是城市喧闹的一角,有人喝得昏天黑地。
    但你今天不能加入他们,你得开始学着自己醒酒自己回家去。
    你看,他这么说了的。
    他不在呀。
   
    于是你醉酒后没有在拨过一个电话。
   
    你不知道是否有什么在作祟,你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在忙忙碌碌之余骤停会突然觉得有些许寂寞。你不知道现在的你唱着激烈的歌却很少像那时一样不自禁地微笑。
    你会记得那个短暂的组合吗?
    你会怀念那时的你们吗?
    那他呢?
    他会吗?
   
    你不想语无伦次,显得你有多在乎似的。当然你也没有眼眶湿润。
    你只是猜测你们大概错过了什么,而唯一的失策也只是因为那时的你们都太年轻。
    然而时间,从来都是无可奈何的。
   
    他会记得那时吗?于是你想问,又觉得这问题有些不识趣。
   
    所以你呢?
    你记得吗?
   
   
   
   
    change of pace 今に見てろよ 
    (改变速度如今你看着吧)
   
    もったいぶった感情論受けんな 
    (不要接受那装模作样的感情论)
   
    届けよ tell me about it 
    (传达出去吧告诉我关于那些)
   
    目を閉じてもそう傷んだメモリー 
    (闭上双眼仍然存在的那受伤的记忆)
   
    there is little time left
   
   
   
   
    can you hear me?
    
   
   
   
    —— oldcodex 《カタルリズム》
   
   
   【END】
   

评论(1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