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不完的作业君

佛系写手画手。
开始自闭。


#巍澜镇魂女孩,朱白rps
#虹七 虹蓝跳蓝智商组
#声优圈生腐 达子大本命,all达√
#全职 王林方林all林,乐平all平

【生腐】the End of the World(上)

宫野真守/铃木达央

最近可能真的挺不好的,糟心事特别多 ,大概暂时都写不下去了。先把mamo生日时候的坑放出来,有心情了再填。

○病友组/守达
○。。。不知道怎么下笔系列。
○药丸
○悲伤辣么大
○我并不知道那边天气怎么样x反正瞎扯淡  
○我爱达子,我爱病友组


   
(1)
        铃木达央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房间里格外地阴沉。
        窗帘被死死地拉住,看不见外边的样子。没有看时钟,手机也不知道扔哪里去了,床脚边还有几只空掉的啤酒罐。
        就着比平日里阴暗得多的光线,以及说不出却实实在在存在的气压感,达央在被子里最后打了一个滚,赤着脚下床走到窗帘边。
        他觉得多半是下雨了。
   
        然而他猜错了,玻璃的另一边并没有他预料中的大雨或小雨,他家的窗户是否有那么好的隔音效果暂时还不能确定。但华灯初上的街道和依依不舍挂在天角的太阳君让他确定现在时间不早了的事实。
        他呲牙咧嘴地冲映在玻璃上自己的镜像比了一个鬼脸。
   
        别嘲笑哦,我又不是没猜对什么。
   
        哈?比如?
   
        比如昨天真守没回家。
   
   
        铃木达央不是很想动,他在窗前呆站了一个世纪最后被从肚子里传来的恶意打败。
        心情再差也会肚子饿的事实给了吃货先生又一次打击。
   
        嘛,算了。
        我为什么非得为了那个家伙受饿不可啊!
   
        手举白旗,在不大的屋内绕了三圈找到不翼而飞的拖鞋,铃木达央终于踩着拖沓的脚步一点一点挪到厨房。
   
(2)
        如果不是空空如也的冰箱里只剩下一瓶开过的草莓酱,铃木会毫不犹豫地称赞甜食的诱惑力和草莓的美好。只是从昏昏沉沉的睡梦中渐渐清醒过来后,肚子空了快一天一夜的感觉也愈发明显起来,而显然,草莓酱并不能解决主唱大人现有情况下的愤恼情绪。
        和腹中空空的肚子。
   
        ……啊,原来真守的陷阱摆在这里么。
        达央有气无力地拍了两下桌子,后悔不已,撑着脑袋无计可施地盯着被他取出来、正孤零零地站在桌子中央的草莓果酱瓶。
        他甚至认真地思考了几回记忆中是否什么可以施展的魔法,能够神奇地变出一碗拉面放在他面前。
   
        他想来想去,那个魔法的名字要不是经理人D君,就是宫野真守。
   
        ——怎么办啊,肚子好饿——
        达子酱饿到没精神了哦。
   
        要他回想自己这次自作自受的原因,他也想不出什么。无非就是些油盐酱醋的小事。谁又喝高了一身酒气的回家,谁在庆功会上玩嗨了忘记和谁报个信不回家吃饭,谁偷吃了谁的甜点,谁和谁谁谁举止亲密到让谁都刷到了他们的同人……
        当然后面几条是瞎说的。甜点都是备两份的,要是有谁谁谁的同人他们也很乐意互相交流一下看看是不是可以解锁一下新姿势。
   
        然而铃木达央怎么也回想不起来除了这种令人无语的理由他又干了什么惹对方生气的事。
        就像他怎么也没想到宫野真守会用这么狠毒的方法来制裁他——真的要饿死了好吗!mamo酱你再不回来做饭就只能收到一个尸体了哦!
   
        没有人理会他咆哮的抱怨。
   
        牙白了,这次真的牙白了。
        果酱瓶外部因为温差而凝成的水珠顺着瓶身滑下,滴到桌子上,绕着瓶底聚成一滩水。
   
        要不,去哪里蹭个饭?
        Yorke……不行,会被嘲笑的吧,绝对会的。
   
        还有谁??
        拓笃……不想看到涉。
   
        ……信长?……难道要去麻烦一个后辈吗,自己也太失败了吧……
   
        果然还是叫外卖吧?
   
        于是铃木达央放弃了快被他盯出洞的草莓酱,不太情愿地起身去找不知所踪的手机。
  
(3)
        不知所踪的手机依旧不知所踪中。
        不差钱的铃木君开始认真考虑这么辛苦地找手机是不是还不如重新买一个。或者好好背出那个人的电话号码说不定更有效一点?
   
        可惜现在才想到要去记人家号码着实为时过晚。
        他有些泄气地把自己摔进沙发里,对着茶几想象成某个白痴的脸狠踹了几脚,并且在意识到并不厚实的软底拖鞋施了力对上木边菱角时讨不到丝毫好处后选择立刻停下。
        脚底还在火辣辣地发疼,倒反而让肚子里的空虚感显得不再那么难以忍受。
   
        铃木闭上眼睛,在脑内把自己揉成一个团,抽去空气,压缩成质点。于是没有了体积没有了其他乱七八糟的冗余,他一阵轻松,似乎真的在一瞬间得到了解脱。
   
        客厅通向阳台的隔栏是一道霸占了整个墙面的落地玻璃门。不太多的机会里,他们会花一整个下午坐在靠近这扇门的地板上享受阳光、休息日以及大概是爱情的什么生活调味剂。
        设计时的地理优势让这里的采光比卧室多些余地,如果阳光正好,能有足够让两个人离得不太远做自己事情的温暖空间。
        铃木达央或许会靠着沙发却情愿坐在地毯上创作他的音乐,他很喜欢这个柔软度。
        宫野真守则更喜欢半趴半躺地赖在铃木身侧,一抬眼能看见他专注于笔下的眼神,还有阳光暖洋洋撒下来的幸福感错觉,他常常想恶作剧地抢过对方的一只耳机。有时候他会不知不觉睡去,半梦半醒中闻到达央外套上似有若无的烟草味。
   
        很难说他们彼此间谁对谁的依赖更多一些,尽管两人都拒不承认离开对方可能对生活造成的影响。就像他们始终默契地避开任何有关爱情的话题。
   
        谈论爱情本就是太奢侈的事情。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