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不完的作业君

佛系写手画手。
开始自闭。


#巍澜镇魂女孩,朱白rps
#虹七 虹蓝跳蓝智商组
#声优圈生腐 达子大本命,all达√
#全职 王林方林all林,乐平all平

【全职】花开正好(01-07)

张佳乐/原创妹子

这是个脑洞……ww

不会很长系列,温馨向。(真的不逗你)

双花基情有,ooc有,女主和乐乐一起卖蠢也有。

嗯,就酱。 

——————————————————————————————

(1)

 

    阿平说不考大学了。他要去k市 ,那里有他的未来,未来的战队,未来的搭档。他要去实现自己的梦想。

 

    他揉着我的头顶,满是我熟悉得不得了的懒散味道。

 

    

 

    小小乐你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考上隔壁那个你眼红了很久的B大哟。

 

    嗯,这不像阿平会说的话。

 

    

 

    事实上他是没说。

 

    但是我只觉得他的眼神这么说了。

 

    

 

    乖,别跟着哥了。

 

    

 

    就像对邻家缠着自己玩游戏的幼儿园小妹妹。

 

(2)

 

    我很不爽。

 

    

 

    孙哲平泥大爷!滚滚滚滚滚谁稀罕……好吧我稀罕。

 

    

 

    所以我淡定的抬头看他。

 

    “哦。那我和你一起去吧,反正我又不喜欢学习。你养我就成。”

 

    

 

    阿平无奈。

 

    “我不养你= =”

 

    “呵呵。你赖不掉的。”

 

    

 

    “……张佳乐,别闹。”

 

    “呵呵。”

 

    “……只要你能搞定你爸妈。”

 

    “哦。”

 

    “……”

 

    “什么时候走?”

 

    “……下个星期。”

 

    

 

(3)

 

    我是阿平的幼驯染,张佳乐。

 

    嗯,全中国重名率超高的那个“张佳乐”。

 

    

 

    有点耳熟?

 

    哦。很正常。

 

    阿平勾搭到的搭档据说也叫这个名。

 

    当然,同名不同性。

 

    

 

    废话吧,叫张佳乐这名的十个里面至少9个妹子。

 

    还有一个受。

 

    比如某位。

 

    

 

    咳。

 

    我什么都不知道。

 

    

 

(4)

 

    阿平老早以前住在我家隔壁。

 

    

 

    都说了是老早了。

 

    后来他们家搬走了。不过好歹还在一个社区,也不算远。

 

    我用一直以来多得掉渣的好人品,和阿平混了十多年的一个班。

 

    诶,这么说还真不容易。

 

    

 

    想当初阿平还会偶尔来蹭个饭,结果长大了就傲娇了。啧。

 

    

 

    ……好吧,我只是想说,阿平家现在和我家其实不熟。

 

    所以他大概也不知道我爸昨天又和我妈大吵了一架。

 

    然后一甩门走了,留下妈哭的昏天黑地,喝到浑浑噩噩的。

 

    

 

(5)

 

    这么说有点冷,但不得不承认,因为这情况,我说要放弃高考离开B市,倒真的没啥难度。

 

    那天爸向单位请了个假,妈跑来问我借了化妆品难得折腾了两下。

 

    然后两个人就去名政局把该签的签了。

 

    

 

    我在对面的M计里拖着几个包的行李,叼着可乐等他们。三个人最后一次一起开车。

 

    在机场门口开始堵车。一塞一塞,比蜗牛还慢。

 

    我有点郁闷。阿平也被堵在路上还没到。

 

    

 

    于是我有一搭没一搭的和爸妈聊天。

 

    他们互相沉默,还好没缺德到不理我这货。

 

    妈说,小乐啊,到了那里一个人要注意了,天气冷热要注意,吃东西要注意,买啥都别贪便宜……

 

    爸说,佳乐啊,虽然我也18岁成年了,有事就来找爸爸,别管太多,他欠着我呢。

 

    

 

    我有点想哭。

 

    甚至开始期望可以永远这样下去,就算没有阿平,没有任何东西都行。

 

    

 

    然后鄙视自己。

 

    靠,神经病吧,这两人可是抛弃了你的。现在不过只是说说好话。

 

    

 

    下车的时候,我冲他们点点头。然后一个人拖着大包小包往航站楼走。

 

    

 

(6)

 

    阿平一脸看神经的表情看着我的行李。

 

    

 

    “……小小乐你搬家啊?我都没这么夸张好不好。”

 

    我心情还烦着,不想理任何人。

 

    

 

    的确是搬空了。

 

    把我住了十八年的房间仔仔细细翻了一遍,还找到了小学时写的小抄。

 

    我都一个不剩的塞到包里了。

 

    

 

    反正那房子就要卖掉了。

 

    

 

    看我嫣嫣的,阿平体贴地没再说啥。递过一个飞机配的眼罩,我胡乱的窝着毛毯就这么睡了。

 

    

 

(7)

 

    我是被车玻璃砸醒的。

 

    准确的说,是我的脑袋在有节奏的和车玻璃接触。很准的在同一个位置。

 

    然后我就被痛醒了。

 

    

 

    别问我为什么上一秒还在飞机,下一秒穿越到了一辆莫名其妙的车上。

 

    其实那一瞬间我也是惊恐的。

 

    

 

    然后看到了正在开车的阿平。

 

    他透过反光镜看到我茫然的神情,嗯,表情有点微妙。

 

    

 

    “你睡得太死了……下飞机的时候死活叫不醒你,就直接把你拖到车里了。哦,正好,大概还有十分钟就能到了。”

 

    

 

    ……孙哲平你仿佛在逗我笑。

    虽说我知道我习惯睡得很沉……但肯定没到这种地步阿平你玩我呢。还有……

 

    “……我的包还在吧?你是怎么一个人做到的……卧槽你没扔掉吧!”

 

    

 

    阿平一脸你真蠢。

 

    “这不还有一个苦力嘛……喂,乐乐别睡了,你也该醒醒了。”说着推推副驾驶上睡成一团的人。

 

    

 

    我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头虽然有些乱糟糟但明显保养地不比我差的红棕色头发,还有一根小辫子看起来可萌可萌。

 

    

 

    他眨眨没睡醒的眼睛。

 

    “唔……妹子你好,我是百花缭乱。你可以叫我张佳乐。”

 

    

 

    我也眨眨没完全清醒的眼睛。揉揉,再眨眨。

 

    “……我也叫张佳乐。你好……额,妹子……?”

 

    卧槽说好的汉子呢?!!!

 

    

 

    对方沉默了一会,一脸努力思考的表情保持了几秒钟。然后终于清醒过来。

 

    

 

    “……卧槽你才妹子你全家都妹子劳资是汉子汉子汉子!!!!”

 

    “我是妹子啊。”

 

    “……泥煤!”

 

 

02 

评论(3)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