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不完的作业君

天天在摸鱼就是不写字,本体话唠神烦而且手癌晚期
更文神慢已弃疗,很好撩欢迎勾搭
各种坑各种坟,文风新奇

虹七 虹蓝跳蓝智商组
声优圈生腐 达子大本命,all达√
全职 王林方林all林,乐平all平

【全职】花开正好(19-24)

张佳乐/原创妹子

01  02  03 04

 
  

其实我是在写双花吧?嗯。。。很想这么问自己╮(╯▽╰)╭

写到后面的时候,窝写的时候有点哈子卡西哈哈哈。。。然后满脑子刷屏(抱上了哈哈哈终于抱上了!乐乐明明是男主结果戏份还没大孙多窝会不会被女主妹子打?(*/ω\*))

and。。。求点评论会不会太厚脸皮⊙ω⊙?

 
  

(19)

 

    写第一篇双花文的时候,私心的只是喜欢看“孙哲平”、“张佳乐”两个名字并排在一起。

 

    不想那些有的没的,不管此“张佳乐”非彼张佳乐。

 

    

 

    再后来,发现自己只是喜欢看那两个人站在一起。

 

    喜欢看“落花狼藉”和“百花缭乱”背靠背,一个挥剑,一个开枪。

 

    喜欢看那两个人隔着电脑屏幕为自己精彩的配合击掌。

 

    喜欢看那些,我一个人在他们身后看到的风景。

 

    

 

    我清清楚楚的明白。我跨过去了,那道阿平的坎。

 

    而现在,只是简单地喜欢着阿平和大乐,喜欢这片繁花血景。

 

    

 

    然后再一次不切实际地开始祈祷。

 

    如果可以的话,把时间停在这里吧。

 

    其它什么都无所谓了。

 

    真的。

 

 

 

 

(20)

 

    还记得有一天半夜大乐跑来敲门找吃的。

 

    说是在竞技场pk到忘了吃晚饭。

 

    于是我想起自己好像也忘记了这回事。

 

    可惜我这也没啥吃的。

 

    

 

    那时候是休假,整个俱乐部就剩门卫大叔和我们三。

 

    所以大乐二话不说,带着我又去敲阿平的门。

 

    过了好一会,阿平才黑着脸来开门,看上去是被某人吵醒了。

 

    

 

    大乐又作死了╮(╯▽╰)╭。我抱着看热闹的心情围观。

 

    结果阿平只是踹了大乐一脚,然后认命地去熬了一锅粥。

 

    贤惠地吓死我了。

 

    

 

    大乐欢天喜地地捧着得来不易的晚饭。

 

    我神情复杂地拍拍阿平的肩。

 

    

 

    “……啊,阿平你变贤惠了。这样我可以放心把大乐嫁给你了。”

 

    

 

    阿平脸更黑了。

 

    大乐一口粥呛到。

 

   

 

   

 

(21)

 

    阿平的异常是大乐先发现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阿平不再和我们一起熬夜。

 

    除了每天必有的训练接触战术讨论等等……似有若无地躲避着别人。

 

    不止是大乐和我,还有战队的其它人。

 

    

 

    他会在休息日里一个人窝在自己的房间里研究下一场对手不许大乐打扰。常常一个人出门不知道去哪里,又在几个小时后回来。带着满身的烟味。

 

    

 

    有一天我和大乐茫然地站在超市的货架前,努力回忆着平时吃惯了的口味。我们面面相觑,才反应过来,从前阿平嫌我们东看西看磨磨蹭蹭,都是抓了要买的就走。

 

    偏偏每次都没有拿错过。

 

    

 

    大乐说这样下去不行,必须和阿平谈谈了。

 

    我点点头赞同。

 

    的确有点不太对劲。

 

    

 

    结果那天晚上,整个百花都能听见正副队长的争执。

 

    延续了至少半个小时,以大乐愤怒地摔门离开终止。

 

    

 

    这是我记忆中阿平第一次对大乐发火。真正意义上的那种生气。

 

    在我看来,更像是泄愤或是迁怒。

 

    

 

    显然冷静下来的大乐也明白。

 

    

 

    我站在阿平门外的走廊上等他们,一抬头就看见大乐有点发红的双眼。

 

    他咬咬嘴唇。

 

    缓缓地下脑袋,微长的刘海垂直。

 

    

 

    我上前去,踮起脚环住他的脖颈。

 

    大乐把头埋在我的肩膀上,我的视线里大半是他红棕色的发。

 

    他就这样半靠在我身上,带着鼻音低低的委屈呢喃。

 

    “……为什么啊……大孙有事情瞒着我呐……”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阿平突然对他沉默。只能更加用力地紧紧抱住他。

 

    希望可以哪怕有一点点代替阿平,给他带去安慰。

 

    

 

    良久,他犹豫地伸手,然后坚定地把我带进一个坚厚的怀抱。

 

    

 

    我有点鼻子发酸,预感忐忑不安着。

 

    

 

(22)

 

    大乐和阿平开始了冷战。

 

    

 

    我的地位挺尴尬。

 

    照理说,我应该和我家竹马统一战线。可感情上就是不想丢下大乐。

 

   

 

    大乐多可怜,而且本来就是阿平的不对。

 

    

 

    我试图说服自己。

 

    然而没有什么效果。

 

    

 

    我端着给阿平泡的奶茶,踌躇了许久,又捧着杯子走开了。

 

    漫无目的地在俱乐部闲逛。

 

    不知不觉走到了训练营那边。

 

    

 

    训练营刚招人的那几年,我还经常有事没事地就往那里跑。

 

    后来战队的事情是空下来了,又因为自己的事忙碌,最近更是被大乐和阿平他们弄得困扰不已,想来也一个多月没来了。

 

    

 

    走到休息室的时候,看到一个没见过的新面孔。

 

    特别干干净净的一个男孩子,看上去年龄不大,那种有点女孩子的秀气感觉让我瞬间想起了刚认识时的大乐。

 

    那天正好休息室的饮用水喝完了,那孩子在到处找水。看到我迷惑了一下,立刻礼貌地点点头,道“前辈好”。

 

    

 

    我笑笑,自来熟地过去和他搭话。

 

    “哟,新来的啊。叫什么名字?”

 

    他局促地点点头。

 

    “我叫邹远。”

 

    

 

    继续笑着顺手就把杯子塞给他。

 

    “嗯嗯,少年加油啊,来来姐姐赐你一杯奶茶。”

 

    他受宠若惊地推辞,被我坚决地赛回去,只好一口一口不安地啜饮。

 

    我被他小心的眼神弄得内心乱颤,摇摇头失笑。

 

    “嘿,别搞得我喂你毒药一样啊。认识姐姐不?”我对他眨眨眼。

 

    他犹豫下,摇头。

 

    “诶,这可不行啊邹远少年。来来来,记住姐姐了啊,和你家副队一样我叫张佳乐哟。有谁欺负你了就来技术部门找你乐乐姐,我罩你!”

 

    少年愣了愣。

 

    “……你是……乐乐姐?”

 

    诶诶姐姐我辣么出名啊?

 

    他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是听训练营的前辈说的啦……那个,厨房杀手……什么的。”

 

    我气节。啧啧,那群熊孩子,皮又痒了。

 

    我指指他手里的奶茶,那你觉得我的手艺咋样?

 

    少年连忙点头不忘对我笑笑。

 

    “很棒啊,很温暖的感觉啊……真羡慕孙队和副队,可以一直尝到。”

 

    诶哟少年你的笑太治愈人心了,姐姐简直消受不起啊哈哈哈,不过可以的话再来一发吧,最近大乐都不笑了,严肃得和阿平一样。

 

    

 

    被邹远少年治愈完内心回去,我得到了另一个好消息。

 

    大乐和阿平终于和好了。

 

    

 

(23)

 

    我去问大乐怎么回事。好像是阿平突然良心发现,主动过来道歉了,还带着大乐去把k市的小吃扫荡了一遍,然后糊里糊涂地两人就和好了。

 

    

 

    我发誓我知晓大乐被一顿小吃就收买了以后,看他的视线都带上了鄙夷。

 

    

 

    大乐嘿嘿嘿笑着,说二乐你去哪里了,今天大孙请客错过了真可惜啊。

 

    

 

    我觉得前两天觉得大乐其实蛮帅气可靠的那个自己太傻太天真。

 

    

 

    再见大乐,不犯二我们还是朋友。

 

    

 

(24)

 

    我本以为这段小插曲终于过去了,我们又可以恢复到和谐有爱的百花日常里去。

 

    

 

    但是有些东西啊,就像童年里和爸妈三个人一起围成圈,其乐融融吃晚饭的记忆一样。破碎了,就拼不回去了。

 

 

05

评论 ( 7 )
热度 ( 32 )
 

© 写不完的作业君 | Powered by LOFTER